這2週主要適應醫院新環境、新作息,老師和病人互動,永遠是認真踏實的態度,在一旁看得入神。各種脾氣的醫療人員都在這屋簷下工作,學習用『物化』去化解各種不友善,套句同儕的話:這時候 微笑就好。

以下是醫學倫理洋洋灑灑2000字的作業QAQ

阿伯的太太和女兒將輪椅緩緩推進診間,阿伯瘦弱的身軀窩在輪椅的一側,戴著大口罩遮住半張臉,似乎想遮掩插管的臉孔和嘴角下垂的疲態,卻藏不住從口罩邊緣鑽出繞到脖子後的一截鼻胃管。阿伯垂著頭,下巴都要碰到胸膛了。

護理師讓阿伯躺上治療床,打開臉和大腿的紗布。只見阿伯左邊臉頰補了一塊圓形、顏色較淺的皮,縫線尚未拆,補皮週遭還有瘀青剛褪去的黃褐色。阿伯是一位口腔癌患者,由於癌細胞侵犯的範圍過大,挖除腫瘤後須進行皮瓣重建(ALT free flap):取大腿一塊帶血管的皮膚,去補臉頰的傷口。算是腫瘤外科和整形外科組成重建團隊的大手術。

「阿伯你好!」老師打了招呼。他慢慢抬起頭:「醫生你好!」微弱的聲音暗示了身體的虛弱。

老師先檢查臉部補上去的皮瓣,觀察其顏色、紋理,用手指去感覺溫度、彈性、孿縮的程度,確認皮瓣存活的狀況,滿意的點點頭。接著檢查大腿上長達10公分的傷口,老師卻眉頭一皺。

「大腿的傷口在家裡有換藥嗎?」老師問。

「前幾天有換。」阿伯的女兒(以下簡稱女兒)答。

「如果有碰到水就要再換新的喔」老師一邊把傷口消毒、一邊叮嚀。

 

傷口大致包紮完成後,老師問:「阿伯一天吃幾罐安素呀?」

阿伯的太太(以下簡稱阿姨)答:「大概3到4罐他就不想吃了...」

女兒語帶不快的說:「厚~醫生你攏嘸哉,伊攏心情不好就不吃,擱吼阮面色看捏。」

老師:「啊捏喔...阿伯這樣吃不夠喔,這樣體力沒辦法負荷後續的化療。今天回去每天量體重,練習每天吃到6罐的量,我們才能放心的拔鼻胃管。」

阿伯打破沉默,咬字不太清楚的低聲喃喃著:「我有吃6罐了啊...管子...拔掉」。

阿姨:「他吞不太下去,喝水攏ㄟ嗆到,心情很不好就不想吃(灌食)...」

老師:「因為插著管子不舒服,擱吞不好,所以他吃不太下去」

老師停下檢查動作,看著阿伯:「阿伯,口水吞得下去嗎?吞不太好對不對?」

阿伯欲言又止,張著口看著天花板再度陷入沉默,似乎不想承認,卻又不能否認。

老師:「阿伯,我幫你排吞嚥練習好不好,請人帶你練習喝水。」

阿伯指著嘴巴裡面用皮瓣重建的硬顎,迫切的問:「可不可以把那塊挖掉…」

老師語帶兩難:「阿伯,那是我們把癌症挖掉,把洞補起來的捏,要讓你以後可以吃東西的,不可以挖掉啦」站在治療床邊頓了一會兒。「阿伯,今天開始要練習吃6罐,然後我找人帶你喝水喔」

老師跟家屬說明:「我們這邊有專門帶阿伯這類病人練習吞東西,試看看復健能不能有所進步。」

老師把舊的鼻胃管抽出,阿伯瞬間鬆了一口氣,似乎少了一道枷鎖,但深鎖的眉頭並沒有鬆開。

「你休息一下,等一下我們換鼻胃管」老師把簾子拉上,揮手示意家屬到隔壁診間。

老師:「阿伯傷口要再養一段時間喔,如果有用到水的話就要換藥,紗布濕了悶住的話不好。』

女兒:『嗯,啊我要診斷書2份。』

老師:『那個等一下。家裡的藥膏還有嗎,需不需要再開1罐?』

女兒:『幫我開5罐好了!』

老師:『擦不完啦!我先開1罐給你啦。』開了醫囑後,起身準備換鼻胃管。

 

放置管子的過程,阿伯眉頭皺得更深了,眼睛緊閉成一條線。

「忍耐一下喔...很好...來吞一下...」老師一邊放管子,一邊鼓勵。

放入適當長度之後,灌空氣確認放到胃裡,胃部聽診卻沒有氣泡聲,老師又灌了一次空氣依舊沒動靜。

「阿伯會不會很想咳?」老師問。

此時阿伯的臉脹成紫紅色,整張臉糾結在一塊兒,眼角噙著淚,痛苦的點點頭。老師馬上把管子抽出:「失禮失禮...先休息一下喔」阿伯的眼淚滴了下來,涕泗縱橫。老師抽了幾張衛生紙,溫言:「休息一下,我們待會再試一次。」

過了大約半小時,女兒有些不耐,阿姨則是一臉憂心和不捨。老師進行第二次放置鼻胃管,在需要阿伯吞嚥時,阿伯嗆到一邊咳、管子一邊快速的放進去直到胃。阿伯脹紅了臉,眼淚、鼻涕、痰不受控制的流下來。

老師又叮嚀了要量體重、吃6罐安素、排時間練習吞嚥,也鼓勵阿伯:「阿伯,這個癌症的治療有很多關卡要過,手術這關已經過了,吞嚥和說話我們慢慢練習就會進步,我們一關一關過好不好。」坐在輪椅上的阿伯緩緩點頭。

臨走時,阿姨欠著身謝謝老師的照顧,目送他們離去,阿伯的背影充滿了身體的痛苦和心理的煎熬。

診間的門關上一會兒過後,老師忍不住感嘆:「剛剛那個傷口明明弄濕了卻沒有換藥,上次都有教女兒怎換了,怎麼這樣照顧老父親呢?一開口就說要診斷書,藥膏要5罐多的也是浪費呀...唉...搞不清楚他女兒是怎麼想的」搖了搖頭。「希望阿伯早日恢復。」

 

後來常常想起這天發生的一幕幕,身為醫者,我們能幫病人檢查、診斷、換藥、開刀、化療,但似乎只限於這些「治療肉體」的醫療行為。每個病人的照顧者是否真的將心思放在病人身上,很難有所掌握,就算醫師千叮嚀萬交代,也比不上家人的衣食照顧和心理支持。也很需要關心的一點是阿伯的心理健康,癌症病友經歷開刀和化療等治療的艱辛,往往是難以體會的,病人本身需要足夠的意志力才能熬過去。每每看到這些心裡的苦和皮肉的痛,也更珍惜現在的健康,也期許自己能有推廣預防為上策的使命、積極治療的能力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給剛到站Clerk的準備方向:

  1. 傷口描述與評估,可否縫合
  2. 燒燙傷BSA、輸液怎麼給
  3. DM foot 截肢的indication
  4. 壞死性筋膜炎的Dx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企鵝窩

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