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曼  藍波安《天空的眼睛》

那一夜,我於是繼續的海上旅行,一個人的旅行,在黑色的海上用食指指著天空,一顆明亮的屬於我靈魂的眼睛,孕育我浪漫的夢。

 

綠灰色的外衣,絹質皺褶得很典雅,燙金的2014,買了一冊年誌、許一個新年新希望。

進入2014也快10天、Block也快尾聲了,卻沒有絲毫雀躍。不是我要耍自閉,但不得不面對的是,我從滿腔自信、相信自己能兼顧課業和靈性,不諱言,變成一只空皮囊。

起初還很愧疚自己念得不夠多遍、不夠熟,到現在 我變得極度及時行樂,喜歡放空發呆,變得明知道考訓和考古成不了永遠卻還死命抓緊深怕被當掉。有人問我:聽說Block像高中時候拼大學聯考。其實當下很不以為然,表面上確實上課時數、考試、填鴨式教學很類似,但我相信現在所學的重點、細節以後絕對用得到,醫師的養成不是只需要灰色腦細胞,這是使命感。

卻直到近日才肯承認現在的自己,連高中時期都不如。

 

看似自由,我困在自我要求和自我放棄之間。

狀態:悶、不想回應週遭的刺激 (對不起)

行為:發脾氣、不睡、吃、搥、睡到自然醒

嗜好:說反話、發呆放空、假裝來得及

 

曾試著用一句很喜歡的話鼓勵自己,都已經走到這裡了。蕭青陽:寂寞或喧嘩,我都選擇這條路。但怎麼才過了幾個月,族繁不及備載的興趣和好奇心被磨得一地粉碎班駁。

好累。我又想到影像科醫師的話:每天看片看到只要有空檔就把眼睛閉起來休息。浪漫的夢好美好遠好漫長。

為了找回過去的空氣,我決定把停擺的雜記恢復成週記。望不遲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企鵝窩

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